丹江口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烽起血月 第十四章便宜爹娘 便宜叔

发布时间:2019-10-12 21:33:08 编辑:笔名

烽起血月 第十四章便宜爹娘 便宜叔

一大盘牛肉被邱胖子吃的七七八八后,徐浩便起身告辞。

贾仁已喝的微醺,便也未让他出门相送。

出的贾仁的院门,已是午后。

徐浩打发邱胖子先行回去,谎称心下烦闷,四处走走。胖子再不识趣也知道徐浩定在筹划救人一事,只怨自己无用,帮不上什么忙,胖子一开始就没对贾保长抱多大希望,所以客栈一行,邱胖子也谈不上有多少失望,只是临走前嘱咐徐浩xiǎo心行事,两人心照不宣,也未diǎn破。

待得胖子走后,徐浩直奔栖霞镇西北而去。

落日山脉,大xiǎo山峰不计其数,连绵起伏数百里,东起晋城,西至临安,但楚地之人所称的落日山其实就是落日峰,她是落日山脉中最大最雄壮的一座山峰,海拔虽不是众山峰中最高的,但贵在险峻挺拔,植被茂盛,物种丰富,历来都是当地药农猎人赖以谋生的理想之地。

可落日峰在几年前被骑云帮霸占后就再也无人敢上去了。好在附近山峦众多也未对当地乡民造成多大的影响。

整个栖霞镇就是被落日山脉众多的山峰围绕着。而在镇子西北方向那座最大最险的山峰便是落日峰了。

此时徐浩正在落日峰下。仰头望去,山崖如刀劈斧砍,异常陡峭。寻常人要想在此处爬上山去,非得倚靠镰钩飞索不可,但就算经验再老到的药农也不敢在此处上山,采药又不是拼命,没那必要行如此大的风险。如若非要上山去,那就必须出了栖霞镇,再绕过几座矮峰方能上去。

但徐浩不比旁人,在听到贾仁説秦天并未下山时,就打定主意,在此上山,所谓擒贼擒王,或许是眼下唯一的希望了。

摒神静气,催动手中血月之力,一拳狠狠的砸在长满绿色苔藓的山体上,黑色山岩即刻化为齑粉,簌簌而落。一个拳头大xiǎo的洞赫然出现在徐浩眼前。

徐浩狠狠的挥了下拳头,一阵兴奋。

依样画葫芦,徐浩一阵拳打脚踢后,整面山体已然千疮百孔。

靠,哥这还是手吗?整个一金刚钻啊!徐浩心里狠狠的得意了一把。

牛刀xiǎo试,现在还不是上去的时候,挖了些山土把这些孔洞都给重新填好,徐浩拍了拍手,心中大定。只等月黑风高夜了。

回到寺庙,胖子看到徐浩,心里一阵狐疑。

徐浩也不解释,径直回到自己的铺位,盘膝坐下闭目养神,毕竟晚上还要行事,没精神可不行。

直到天黑邱胖子过来喊他吃晚饭,徐浩才睁开眼睛。舒展了一下身体,精力充沛。

草草的吃了diǎn东西,跟邱胖子交代了声。徐浩便直奔西北而去。

今夜无风,临近中秋,月亮却分外皎洁。柔和的月光洒落在身体上泛起淡淡的光晕,给人以一种不真实的朦胧感,山中的虫鸣千种百样,每只都不遗余力的绽放着自己短暂的生命,徒步走在镇中,徐浩有一种梦幻般的感觉。

趁着月色,徐浩很快便来到白天选定的崖壁。

四下无人,只有树影憧憧。

徐浩不敢耽搁,运功于全身,开始凿洞大业。经过几日的打坐练习,徐浩对于自身的力量控制越发的娴熟。

崖壁潮湿滑腻,但最让徐浩头痛的还是崖壁上的无数虫蚁,一拳下去不是一只蜗牛就是一条鼻涕虫,湿漉漉,滑腻腻甚是恶心。

就这样,徐浩就如一只壁虎一般越爬越高,站在崖底不仔细已然瞧不见徐浩的身影了。

一炷香时间不到,徐浩便登上了崖dǐng。

崖dǐng应该是落日峰的后山,一片空旷,在月光照映下的杂草树木随风摆动如憧憧鬼影。

还好此处并无人值守。

徐浩稍稍观察了下,寻得远处的灯光,便朝着灯光悄悄掩行而去。

此时徐浩心里有着一股説不出的感觉,就如xiǎo时候半夜起床,去戳破门前那讨厌老头自行车胎的那种感觉,即兴奋又害怕。

那灯光处走的近了,才发觉骑云帮的营寨规模甚大。这可大大的超出了徐浩的预料,在如此大的山寨里,如果在不惊动他们的前提下找寻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偌大的一个山寨,几近无声,寂静的可怕,哪像一个匪帮巢穴。

徐浩趴在草丛中继续观察,其中一座建筑引起了他的注意。

这座建筑有别于周围的所有建筑,有鹤立鸡群之感。

只见这座建筑气势宏伟,雕梁画栋,dǐng上铺就着金黄的琉璃。在黑夜中异常肃穆,犹如一头盘踞着的洪荒巨兽。

再看周遭堆放着的不少砾石木料,猜测这座建筑应该建成不久。

徐浩决定近前一探究竟,如狸猫般穿过这座建筑前的一片xiǎo竹林,隐约可见有灯光传出,并伴有男子的抽泣声。

前世看那鬼怪的肥皂剧,此处只该传出女子哭声,哪有男子哭泣的道理。

徐浩愈发好奇,拾阶而上,抬头一块厚重大匾,黑底红字,上书三个铁画银钩的如斗大字“忠烈祠”。

徐浩的好奇心直接爆棚,一个匪寨居然建有一座忠烈祠,不知里面祭奠的是何人。

猫着腰,徐浩轻倚着那扇黑漆大门,就着烛光偷眼往里瞄去。

这一瞄直接把徐浩吓的手脚无力,一股凉意从背脊直冲脑门,浑身瞬即冒起阵阵冷汗。

原来祠堂正中供奉着三块巨大的灵牌。祠堂四周则摆放着密密麻麻,层层叠叠的无数灵位。而最为诡异的是正中三块巨大的灵牌,有一块上赫然刻着“徐浩”两个血红大字。

而这三块灵牌前则跪着一个男人,因为背对着大门,看不清其相貌,只是身材显得甚是魁梧。

此时一阵阴风吹过,徐浩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冒起一身的鸡皮疙瘩,脚下微动发出了轻微的声响。

徐浩情知要糟,不等拔腿。祠堂内便传出一声轻喝。

“谁?”随着这声轻喝,祠堂内的男人已然推门而出。

只见此人身高七尺,面白无须,相貌周正,只是两只虎目隐隐泛红,眼角还挂有泪痕。身上则散发着浓浓的铁血气息。

见着门外的徐浩,一个趔趄险些摔倒,一双虎目瞪的几乎夺眶而出,满脸的不可思议,颤抖着的双唇却迟迟説不出话语。

“你是徐浩?你真的是浩少爷吗?”这个男人一对有力的双手紧紧的捏住徐浩的双臂,一阵生疼。

此时徐浩的脑海中也是一片混乱,晋城,乱葬岗,半截写有自己名字的墓碑,一下子都浮现在自己的脑海里。

难道我穿越过来的只是自己的灵魂。那为什么相貌并没有变,身上的牛仔裤夹克衫又怎么解释,还有那块手表,那只打火机。

可从眼前这位大叔激动的表情来看,我的长相分明又和他口中的浩少爷一模一样。

徐浩越想越乱。

“浩少爷,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秦天,是你秦叔啊!”秦天像摇晃着一个布娃娃一样的摇晃着徐浩。

原来此人便是秦天

,运气也太好diǎn了吧。

“咳咳,秦叔是吧,您先别激动,先把我放开吧。”被摇的头晕眼花的徐浩对眼前的这个便宜叔叔説道。

秦天一脸尴尬,慌忙放开了徐浩,“浩少爷,对不起,弄疼你了吧

,你看我老秦老是毛手毛脚的。”秦天自责道。

“浩少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是已经死了吗?”秦天随即又问道。

徐浩揉了揉被捏的生疼的双臂,真不知道该如何跟这个便宜叔叔解释。

装失忆吧,前世的影视剧里看的多了,百试不爽。

“我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我醒来的时候是在晋城城西乱葬岗的一个墓穴中。”其实这话倒也不假。

此话一出口,秦天激动的一把拉住徐浩。

“你真的是浩少爷,天可怜见啊!那天正是我亲自把少爷葬在乱葬岗的。”説完,秦天老泪众横。

“快快随我进来,拜祭你爹娘!”説着就要拉徐浩进祠堂。

徐浩一头黑线,刚认了个便宜叔叔怎的又冒出了个便宜爹娘。

“等等,秦叔,我有话要説。”徐浩站在门口未被拉动。

“浩少爷,怎么了?”秦天一脸疑惑。

“秦叔,以前的人和事我一样都记不起来了,包括你”

失忆君登场。

秦天瞬即呆了呆,“浩少爷,你受苦了,无妨的,到了秦叔这,就是到家了,忘却的事情,秦叔会慢慢讲与你听的。”説完又拉着徐浩的手往祠堂走去。

武汉佰视达眼科医院qq在线
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效果怎么样
武汉佰视达眼科医院口碑
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收费怎么样
武汉佰视达眼科医院口碑咋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