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江口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青帝 第一千六百八十六章 种民(下)

发布时间:2019-10-12 21:42:25 编辑:笔名

青帝 第一千六百八十六章 种民(下)

“轰――”

白云在舷窗?速掠过,舰体中后部有着一个分隔舱,里面铺着四张叠层床,几个小姑娘沉睡在雪白棉被下,舰体转过一个弧线时,阳光照射进来,洒在她们青稚的面孔上,显有些轻微的痛楚。

一个年轻青衣女修轻轻推开舱门,放下手中盛放药盏托盘,给她们逐一喂食淡青色的药水,灵光隐入她们体内,与外来阳光交融一起。

很快,她们痛苦表情,渐渐不见,就此消去了,但由于还在与病魔斗争,精疲力竭而沉睡不醒。

再观察了会体征,确定没有明显排异,这个女修就静静出去,门口不远,遇到了谁,停下说话。

舱室内,一个小姑娘“唰”的睁开明亮的大眼睛,小心翼翼侧过首,去倾听门外大姐姐的声音。

东面的汉话音调与西面地方口音差异很大,她没读过书,只听得懂只言片语:“……质越好,越是提前感……融合……送去青……娘娘那里观察……”

“嘘……”又是一个大姐姐的声音,就有点耳熟了,似是一个在郡城中转站接待过的真人,这让小姑娘松了口气,应不是拐卖,这时门轻轻合上,两个姐姐对话就听不见了。

我生病了么?

小女孩摸摸自己额头,不怎么昏沉了。

记忆十分模糊,隐记起自己是在郡城里吃水果时忽然肚子疼得晕倒,迷迷糊糊一直觉得是有股气在身体里乱窜,现在醒来后就没有了,只是有点饿,不知道昏过去几天,大姐姐有没有告诉大兄二兄和爹娘……不,还是暂时不要告诉的好,他们会很着急。

小姑娘看了看左右和她睡在一个房间里同伴,都没有醒。

而窗下小桌子上放着几个金属方盒,记起这种盒子里都是饭菜,她就光着两只小脚丫跳下床来,发现身体里涌动着用不完的力气,只是这一动就越发饿了,这种饥饿感促着她打开一盒饭菜,飞快吃起来。

目光一转到窗口时,白色雾气迅速滑过,在明媚光下眼熟而又陌生。

“早晨街上起雾了?”

她的小脑袋转回来继续吃饭,没吃两口就突想起什么,一下又转过去看……红彤彤的太阳,在窗口下方!

小姑娘的嘴巴张着合不拢,一粒米饭掉下来落在桌面上,她都忘记了重新捡起,而是扑到了窗口。

顿时,茫茫无尽云海铺天盖闯入她的视野……而她所在的房间,是在一艘大船,穿行在云海与朝阳之上!

晨夜昏晓分割,天地神奇,冬日初生阳光照在她小小的脸颊上,有点缺光泽的蜡黄,但洗的很干净,头发有点枯干,梳理得整齐,长期贫穷与过早参与家庭劳动所造成营养不良,不是在这几天将养休息能恢复。

只是她的目光新鲜而敏锐,善于相面的人就能看出她其实是一个内质慧秀的美人胚子,只是生在贫家,将来长成美丽对于她的人生来说未必是福气,更多可能是祸患,因美丽本身并不是自有的力量,依托他人欣赏,而又没有强力父兄或自身支撑,是小儿持金于闹市,只能看运气,看她所遇到男人的节操。

“你醒了?”一个声音突在身后传来。

小姑娘吓得一缩,霍回首,刚刚出去的大姐姐正似笑非笑看着她:“刚才,你在装睡呢。”

“啊……”

小姑娘有点不好意思,手指局促抚着棉质睡袍的衣角,低首不知道说什么。

“我看看你身体情况……”

女修也没有责备自己的病人不好好休息到处乱跑,牵过她的小手探查身体状况:“恩,恢复的不错,你可以活动一会。”

就搬过一个垫子让她坐下看,两人一起看着窗外掠过风景。

“仙子姐姐您……”

“我还不是仙子,只是个真人,我叫严之梅,你叫什么?”

年轻的女修轻声细语,手指拂了拂光洁耳廓一缕发丝,她的头顶已疏起妇人的发髻,脸颊?有着生活滋润的春光。

因曾提出优先让幼儿进入仙天躲避以稳定地方人心,经过身信风副总督的夫君推动,严之梅也有幸成瞒天过海方案的一个环节执行人,从基层做起,她对待自己的工作任务很认真细致,也是女修一直以来的优点。

小姑娘用看贵妇人的目光,小心看着这个身上散发强大气息女子,嘴上甜甜:“之梅姐姐,我没有大名,爹娘和大兄二兄都叫我幺娘。”

“幺?最小么?”

严之梅笑起来,虽早已身为妇人了,还是让小姑娘的这声姐姐叫得很开心。

她摸了摸自己脸颊,二十岁的年纪,肌肤还是和十六七岁时那样娇嫩,她的身体虽没有娘娘仙体那样能改移体质和容颜,但一辈子固定在她成就真人一刻时光,难怪小姑娘下意识把她当成了一个姐姐而非阿姨。

时值冬季,大量阳化真人下放乡亭,汉国动员机制贯彻,使对童男童女集合速度非常快……幸本世界仙道昌盛居正,这时没有谁会怀疑这是献祭童男童女求长生,民间没有多少担心和迟疑,但对半个天下的小孩,进行编制录名也是非常浩大繁琐工作。

这时她拿起小姑娘的病历记录,翻阅到里面粘贴着的一枚童女身份晶牌,果见籍贯姓名只是写着‘西灵州明德郡沐县甲南村村北周氏三女’。

严之梅不由腹诽起登记人的不负,一定是个粗心大意的男修!

“这些男人也真是的,都没记得让送小姑娘来的家人最后给起个名字

,名字都没有的话,以后等到天灾海陆变迁甚至地形破碎,旧地址混乱失去联系,而小姑娘的家人又不知道自己女儿大名,茫茫人海怎么相互寻找?”

小姑娘缩着脖子,不敢说话,她其实也担心。

严之梅抚了抚小姑娘的额上发丝,心忖为此执行特别运送任务的几艘飞空舰,总计载有各地上万名产生过敏反应的童男童女,因当地没有能力治疗,分成男来运输去东荒大陆,也就是杂交物种的来源地,玉谷川。

别舰运送的男孩子多少有个名字,没名字的也会给当地接待男修临时取一个,而本舰运送的女孩子里叫幺娘或者大妹这重叠的已有几百例了,内陆文化传统上根本不在意她们。

“难怪我听娘亲说,内陆只有权贵家的女子才是会起闺名,但一般也是除父母兄弟闺蜜和未来丈夫无人知晓,也就是说――活一辈子,她们都只是某某家女、某某家氏,而留不下自己的名字,现在看来果真如此,多悲哀的事情?”

“啊?”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个小姑娘的心灵和她的身体一样敏感,察言观色,顺着对方的口气轻轻问:“没有名字不好?要不之梅姐姐给我起一个名字?”

“好啊,你已是汉家淑女了,淑女就要有名字,等你成贵女时更用的着……”

严之梅露出一个温和笑容,她是想起自己由淑女成贵女的跌宕经历,摸摸小姑娘的头:“幺通窈,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妹妹以后就叫周窈吧!”

“哦……”

东方初生阳光下,小姑娘周窈并不知道获得名字的社会意义,只知道这个大姐姐对她很好,心情放松,来回问答间很快相互熟悉起来,女修留意到她的目光经常转到窗外,微微一笑:“周窈喜欢这里?觉得天上神奇?”

“嗯!”

周窈的大眼睛里始终充满好奇而敬畏,仿佛印刻在所有智慧生命灵魂深处的本能和渴望,让她颤栗不已……这是在天上啊,自己在飞!

“之梅姐姐,我们是在仙境上?”在她浅浅人生经历认知的故事传说中,只有仙人们驾驭的星星是翱翔在天穹上,千年万年的星空周转俯瞰人间红尘。

“仙境?”

严之梅为小女孩的纯然天真而笑起来,和颜悦色:“还差得远,这只是一艘域内飞空舰,可飞不出天外。”

这时舰身越过一阵上升气流的颤抖,让两女都不由抓住身边可支持物体,窗外视野晃动间掠过侧后的一艘巨大梭形的飞空舰,这样编队飞行的近阵位距离显得庞大无比。

周窈屏息看着,她只是觉得不可思议,而那艘舰上也有几个男孩正往这面看,已发出震撼而兴奋欢呼:“零五九……汉王陛下坐过的传奇战舰……”

渔政零五九原是一艘光荣战舰,汉王当年真仙时期曾在首批仿制舰里随机选择了它当旗舰,打过敌人,捕过海妖,碾过鬼王,因此曾在各地唱本中多次出现影射,最后舰体大破,主武器系统修复成本过高而干脆退役成民用运输舰,也非常仔细改造了运兵舱,虽狭窄但军用规格安全系数极高,最适合这次特殊护送任务。

那些男孩的声音隔着两艘舰体和中间的浩荡罡风传不过来,严之梅是在口型判断出他们在说什么,莞尔一笑,这么小的年纪就向往战争,男孩与女孩的天性果真是不一样啊。

“我们这艘真的只是民用渔政舰……小孩子别想太多,不过你们也快到真正仙境了――青妃娘娘的仙境。”

“青妃娘娘,那是……汉王的妃子?”

小姑娘一听就敬畏起来,感觉到那样尊贵而强大的女子属于一种云端,而自己是在泥土里的微尘一样渺小,当下紧张的问:“她怎会想到要见我们呢?”

“因你们是第一批对杂交作物的水果产生反应,说明你们体质在整个族群中属容易适应新世界环境,可以直接去域植物园加快同化。”

宜春治疗白癜风方法
桂林性病医院哪家好
内江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宜春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桂林性病医院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