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江口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亡灵阶梯第350章化为灰烬

发布时间:2019-11-22 00:43:24 编辑:笔名

亡灵阶梯 第350章 化为灰烬

就象困兽一般,霍夫曼一听他要被杀死,拼命挣扎了起来。带着包裹住全身的布,来回的翻滚。

“嘶啦~”他鞋子上的刀割破了布,脚露了出来。

鲁道夫和斯内德当机立断按下了弓弩发射器,绷紧的牛筋发出清脆的松动声后,“嗖嗖”两支箭射了出去。

箭冲着头部而去,没想到霍夫曼一个转身挣扎,两支箭射在了身上,全部弹了出来。

“死都不能安静点吗?”斯内德气得要上去踹,但被程千寻拦住了。

只见霍夫曼两只脚都露出来了,一个劲的在外面蹬,而脚上的鞋子是装着锋利尖刀的。杀死血族的方法很多,实在不行就堆上火烧,就象他放火烧了地下室。

现在想想,霍夫曼当时把斯内德和戈登封在棺材里后,也想放火烧。也许是时间来不及,或者是生怕斯内德和戈登求生欲望强烈,从烧焦的棺材里挣脱而出反扑、等对付完别人,感觉差不多时回去堆上火柴再烧掉。这才让过斯内德和戈登有了喘息的时间。

可现在还有一个问题,很大的问题,同样也是时间!

“快拿箭,太阳快出来了。”鲁道夫看着东边的鱼肚色出现了一抹红,急着道。

“来不及了。”戈登见红色越来越多,立即拉着鲁道夫往房间跑。

先保住自己的命再说,斯内德扔掉了弓弩,一把抱起程千寻,以最快的速度往房间闪去。

当他们才进入房间并往旁边一躲。站在了门边上的阴影处,太阳就从山脚下升了起来。

而与此同时,霍夫曼利用镶嵌在鞋上的尖刀,挑开了身上层层缠绕的布。脱身而出。

血红的初升太阳,射出了光芒,照亮了整个世界。但对于血族来说,这光照在身上,就象是硫酸泼在身上。此时脱茧而出,不是毛毛虫变蝴蝶的重生。而是可怕的致命焚毁!

“啊~”霍夫曼顿时惨叫了起来,全身冒出白色的烟雾来,身体内部产生的气体将衣服都一起灼烧成灰。

跳下露台去城堡外的树林是来不及的,只有往房间里逃。霍夫曼跑了过来,感觉就象是一堆火在燃烧。

但是他脚上的鞋子烧成灰后,一把镶嵌在鞋底的尖刀落在了地上。在刀还未平整的躺在地上时,他的脚踏了上去。。。

霍夫曼一个踉跄,顾不上脚底的伤,还是一边惨叫一边往他们这里逃。身上的铁甲虽然能阻挡一部分阳光,可此时身体受到阳光照射。变得虚弱,这铁甲大约十二三斤重,对于受伤的人来说,是极大的负担。

“啊,救命,救命。。。”霍夫曼惨叫着。用受伤的脚垫着脚尖、点着地,一瘸一拐的。他跑得越来越慢,身上的皮肤变成了灰,一把把的往下飘。

所有人都站在阴影后,小心翼翼地躲避着阳光往外看。。。没人会去救,不值得冒着生命危险,去救一直想杀死自己的敌人。

初升的太阳总是升起来相当快,阳光越发亮了,而霍夫曼的惨叫声却慢慢地微弱、直到无声。

程千寻站在门框旁,头已经无法再伸出去看。阳光太强烈了。看不到也好,哪怕再可恨的人,死的时候也会让同类触目惊心的。

一个浑身漆黑并且冒烟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她吓的惊叫起来。斯内德立即紧张地将她搂在怀中,身体往后退。一路退到了最后,背紧贴着墙。…

这个木炭一般、早已没有双臂的“人”,站在门口,他还试图往里走,身上燃烧的灰烬不停地往下掉。

那是霍夫曼,此时他身上掉下的灰全部都是他血肉躯体在不断地被阳光灼烧而成的。

当一条不断往下掉灰的“腿”断落时,而另一条也烧得差不多的腿撑不住身体体重也折断了,他浑身漆黑、冒烟往前一倒。。。“嘭~”的一声,灰烬和尚未化开的黑色块状物象一筐煤渣倒在了地上、散落一地。

没有烧尽的黑块继续冒烟并散落成灰,那景象让人可以一辈子都忘不了。

不一会儿,当风吹过,吹散了那些灰,地上只留下一堆变了形的金属丝,那是刚才穿在霍夫曼身上的金属软甲。

大家都看着霍夫曼倒下的地方,看着那堆还积着少量灰的铁丝,此时的心情难以形容,那原本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可现在灰都没有了。而血族的魂魄据说是没有的,早就在成为血族时“死去”了。

鲁道夫感觉了身边有点异样,侧头一看,叫了起来:“出口!”

出口,大家都扭头看去,房间里慢慢升起了一个黑色长方形,当它升到顶端时,可以看到黑幽的内部是一级级黑色的台阶。

出口终于出现了,终于又结束了一次玩命游戏。

大家绕过有阳光的地方,进入了通道。。。程千寻在斯内德的怀抱中,也一步步的往上走着。上面已出现了暗红色,她很想哭,幸存下来后也可以痛哭一场,可她怎么也哭不出来。

走上了最后一格台阶,进入到了空旷得不知道有多大的休息区。六个撒旦并排坐在风格迥异的宝座上,而他们的总管站在宝座旁。

“很精彩,相当的精彩!”玛门鼓起了掌,对这四个优胜者表示热烈的欢迎,对他们的表现也应该很满意。

“确实不错。”一直阴损的利未旦吐了吐分叉的红舌头:“果然你们很聪明。”

“何止不错!”玛门总是象个活得很久的小孩一般,高贵而顽劣十足地拍了下椅把手:“好几次我都看入迷了。”

“迷什么,是不是看到床戏入迷?”难得醒着的贝利尔却象发怒一般的扭头对拉斯蒙蒂斯骂着:“老是玩这个,早晚冥界所有的脸让你丢光。”

拉斯蒙蒂斯没有说话,他的总管拉赛斯玩着自己的发梢,娇美可人地娇滴滴道:“不要生气嘛,床戏不是被切了嘛,再说她也不完全算是这个那个的。。。女人嘛。”

“少胡说八道,是不是冥王大人的女人还轮不到你来议论。”贝利尔火气很大将这一对主仆全给骂了:“做事没个分寸,就连冥王都敢挑衅,就连用人都找不男不女的。”

拉赛斯被骂得撅着嘴,委屈地看了看自己的主子。

拉斯蒙蒂斯伸出手,轻轻摸着他光滑如丝的背,好声安慰着:“别理他,他的脾气一贯这样,难得醒过来一次

,就让他说说吧。”

主子都没准备发飙,拉赛斯也只有作罢,坐在拉斯蒙蒂斯的大腿上,葱尖一般的手指继续玩着他卷曲的金色长发。

程千寻见大家都站着,于是离开了斯内德的怀抱,对着如同庙里一尊尊大佛的宝座上撒旦们鞠了个躬:“英明伟大的撒旦们,我们一天一夜没睡了,请问是否可以休息?”

“睡吧睡吧,随便睡。”拉赛斯翻了翻眼,不耐烦地甩了甩手,随后将甩的手放在眼前,带着漠不关心的姿态剥剥指甲。…

既然如此,程千寻手一挥,四张床同时出现,床上有厚实的垫褥,柔软的丝被,天鹅绒的枕头。又一挥手,她包括队友的衣服全部变成了丝绸长袍睡衣,里面是真空,想光着睡尽管脱掉一层就行。

不用说什么,也不用客气了,她直接躺上了一张床,盖上被子就蒙头睡觉。

就听到斯内德不满地嘀咕:“都订婚了还不让睡在一起吗?”

“单独睡睡得香。”“有女人陪在旁边,你还能睡得着的话,还是男人吗?”鲁道夫和戈登应该在上另一张床,打着哈哈。

接下来的声音都不到了,她进入了梦乡。实在太累了,现在终于可以好好睡一觉。

睡梦中,好似有人靠近。她感觉好象是冥王,因为只有他才会在悄无声息地出现时,依旧让人感觉到他的存在。可她就是醒不了,怎么也睁不开眼。嘴里都快自己都不知道的轻声喃喃着:“太好了,太好了,见到你,很高兴又能见到你。。。”

就在迷迷糊糊中,好似有一只巨大的手,轻轻地摸了下她的头。很奇怪的事情,巨大对应的动作应该是沉重,可她感觉是那么轻柔,睡意更加浓了,接着又是一片无痛无感的黑暗。这一觉睡得真香,从来没有那么好过。

“千寻,千寻。。。”有人在叫她。

是冥王?她猛地一个激灵,醒了过来。可看清眼前的人,原来是斯内德。

见到斯内德很高兴,可不是冥王也感觉有点遗憾。毕竟斯内德现在可以天天见,可冥王不知道还会不会见她,真害怕从此后冥王不再见她了。但还记得睡梦中,那只温和的大手,轻轻摸着她的头。。。

“你睡得太久了。”斯内德坐在床边,说话的声音将她从回忆中拉回。笑着用下颚指了指旁边。其他队友正穿着自己想穿的衣服,坐在餐桌旁吃东西。

鲁道夫穿着衬衫西装领带,而戈登则穿着迷彩服。戈登和斯内德的长发都变回了原来的样子,显然血族的力量被收掉了。

“啊~”她伸了个懒腰,睡眼惺忪地抱怨:“让我多睡一会儿,困死了,早饭我可以不吃的。”

“不是吃早餐,而是晚餐了。”斯内德笑着道。

在这里一天开二顿,就是说她睡了整整一夜一天。

“快起来吃吧。”斯内德硬是将她拉扯了起来。

成都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阜阳治疗睾丸炎方法
南阳专治前列腺炎的医院
武汉博大医院鲁刚
武汉市武东医院预约挂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