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江口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湖南张家界遭大旱近40万人饮水困难

发布时间:2019-11-24 00:16:52 编辑:笔名

湖南张家界遭大旱 近40万人饮水困难

8月17日下午,张家界永定区枫香岗乡。61岁的宋清起老人望着自家绝收的水稻田发呆。近三个月以来,枫香岗乡降水仅有几十毫米,很多家庭因此颗粒无收。 马金辉 摄

今年7月,在大湘南遭受百年不遇的洪灾时,湘西北正面临着一场大旱灾。“从6月份起就没有下雨了。”这是很多人对说的第一句话。

7月是用水的高峰期,且正当连续晴热高温天气,张家界全市平均降雨量只有93毫米,比以往同期偏少170毫米。按照国家防总干旱程度评价标准,“属于严重干旱级别”。

目前,全市几大中型水库蓄水量已经降至最低。永定区的仙人溪中型水库、慈利县庄塔水库、赵家垭水库等都已经成为了死水库。永定区水利局的全胜说:“全区有87座水库,其中33座为死库容,其余的蓄水量不到20%。”全胜还透露,由于今年张家界遭遇大旱,漩水水库从7月中旬便几乎完全干涸,无法向永定区的三家馆乡集镇饮水工程输水了,集镇居民饮水极度困难。全市共有4个区县91个乡镇受灾,受旱农作物达116万亩,39.73万人、12.18万头大牲畜饮水困难。特派 曾鹏辉 荣建华

张家界旱灾40年不遇

张家界市永定区三家馆乡自来水因大旱停了,4000多居民只好买井水喝。井水每立方米要20元,比自来水贵200倍。今年张家界市遭受了40年一遇的大旱,全市近40万人饮水困难

4000多人靠一口水井活命

突然来雨心中喜

昨日下午3时,张家界市澧江大桥。突然来临的阵雨让外出的张家界市民有些措手不及,很长时间没有降水的张家界市阵雨持续大约30分钟。 马金辉 摄

是一口毫不起眼的小水井:正方形,宽1.5米,深1.5米,阳光斜照在水面上,井底的青草清晰可见,顶上是青砖搭成的简陋穹形顶盖。

从今年7月中旬起,这口小水井便供应旱灾严重的张家界永定区三家馆乡三个村落4000人的饮水。

水价暴涨200倍

三家馆乡水管站站长胡东华告诉,三家馆乡紧邻漩水水库,以往水源充足,罕有旱灾。2003年,乡政府依靠国家拨的80万元及自筹的10万元,修建了三家馆乡集镇饮水工程,引漩水水库的水源,经过一系列纯净处理工序,供给全乡个村子4000多人的饮水。

在三家馆乡集镇饮水工程的两个蓄水池边,看到池内一滴水也没有,池底有着少许干燥的白色粉末。永定区防汛抗旱办的全胜透露,由于今年张家界遭遇大旱,漩水水库从7月中旬便几乎完全干涸,无法向三家馆乡集镇饮水工程输水了。

那么,4000多名老百姓上那儿喝水去呢?

“买水呗!要么去商店买瓶装的矿泉水或纯净水,要么去买井水。”三家馆乡居民刘定法说,他推的自行车上挂着两壶刚买来的井水,那是明天一家人的生活用水。刘定法说,商店的纯净水或矿泉水都大幅提价,以前1块钱一瓶的矿泉水,现在已经涨到了2元钱。“而买1立方米的井水才20元。像我手上这样的大水壶,每壶水0.5元,可以装50斤水,1立方米的话就可以装40壶。相比之下买井水要划得来。”

而胡东华告诉,三家馆乡镇饮水工程出售的自来水,每立方米售价仅0.1元,现在1立方米20元的井水价格,贵了整整200倍。

小水井从未断过水

这些出售的井水都来自距离三家馆乡1.5公里的棕桥湾村一口小水井。看到,小水井附近的乡村公路上,停着3辆正等着取水的车子,其中一辆拖拉机上放着有18个水壶。开拖拉机的王师傅用扁担挑着两壶水,在田埂歪歪斜斜地朝拖拉机走去。

王师傅住在三馆乡集镇,车上的水一部分是自己的,还有一部分是带给周围邻居的。这口水井是棕桥湾村唯一的水井,村里的的王顺瑞老人已记不起它有多老了,他只知道自己打出生起就喝这井里的水,一直喝了80年。

“别看它小,不深,可从没断过水!”王顺瑞说,“这是口活泉,井底有泉眼源源不断往上冒水,不管怎么干旱,这口井是不会干的。”胡东华解释说:“三家馆一带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地下水资源丰富,但像这样一年四季从不断水的泉眼并不多。”

水质有问题也只好将就

自从三家馆乡集镇饮水工程停止供水后,棕桥湾村民陈生浓发现了小水井的经济价值。她搬来自家的抽水机,向前来取水的人卖水赚钱。“天天络绎不绝,多时六七辆车停在路上,把路都堵住了。”

对水质提出质疑,陈生浓表示,她已打算在水井旁边修一个蓄水池,先把水引到蓄水池内,进行简单的纯净处理后再行出售,“井水质量是不错的,周围环境差点也是事实,但没办法,大家没处找水喝,也只能将就了!”

本报特派 荣建华 曾鹏辉

受旱面积每天增加11万亩

本报讯 昨日,省防指通报最新旱情,到目前为止,整个湘西有43座水库、1552口山塘干涸,91条溪河断流,近三成的水库水位接近死水位。受持续晴热高温天气影响,昨日洞庭湖区城陵矶水位仅24.49米。

据省防指7月底统计,全省受旱面积每天以11万亩的速度扩大。随着高温天气的持续,古丈县断龙乡缺粮面已达2891户10640人。泸溪县13个乡59个村270个小组因旱水源枯竭,

造成2.15万人饮水困难。淞澧洪道、藕池河系堤垸沿线的涵闸已完全不能引外河水灌溉。据了解,受旱地区已先后投入抗旱劳力90多万人,出动内燃机、电动机等抗旱设备86.6万套,出动机动运水车近五万辆,累计投入资金近5500多万元。

湘西自治洲、张家界、怀化等地抓住天气的有利时机,出动高炮、车载火箭作业系统,适时开展了4次人工增雨作业。各地还对抗旱用油、用电实行半价补贴,鼓励农民购买农业机械,对购置抽水机械实行半价补助。永顺县财政紧急调拨资金15万元,用于人工增雨作业和对购买抗旱机具的农户实行补贴。慈利县筹措抗旱资金156万元,解决了主灌区16座水库渠道损坏等问题。实习生 刘珂怡 李柯夫

张家界市区用水暂未受影响

本报讯 昨日下午3点,赶往受旱灾严重的张家界市永定区三家馆、枫香岗乡等地。路上,下起了雨,真是一场及时雨啊!在枫香岗乡,一位60多岁的老大爷在地里踢了一脚,里面的泥巴全是干的。“这点雨起不了一点作用。”大爷将泥巴捧在手上,干燥得像桃酥饼。

永定区的枫香岗乡水稻田。乡党委书记屈国辉远远指着前面一片金灿灿的水稻田说,那边灾情最严重。正经过田垄的宋家岗村一组61岁老人宋清起跳进稻田,扯起一把谷穗,将谷粒捧在掌心,痛心地说道,“全都是瘪壳啊!”

稻田里全都是几公分宽的裂口,同行的农技员介绍,要是在以前这个时候,田里应该有10公分的水,而今年田里已经有两个月没见水了。

远处不时冒出一阵烟雾。村民告诉,那是有人在田里点火烧稻禾。反正没收成,还不如烧成灰烬,积点有机肥。宋家岗村5组的村民邱良娟说:“那东西收割的话,浪费劳力。”

所到之处,看到的都是恹恹的禾苗、玉米杆。地上的泥巴白晃晃,干燥得刺眼。路上,村民都匆匆背着挑着各式的桶、壶去取水,而有水源的地方大都离居民有10多公里。

永定区罗塔坪乡3000多人需要专人开拖拉机到20多公里路的地方运水,一次要费5个小时。有次,拖拉机坏了,每家都去背水,一个壮年劳力一天也只能背两个来回。这个乡的燕子湾村,村民饮用的是一个山塘里的水,而平时塘里全是生活污水以及牲畜粪便。可现在,人们也顾不了这么多了:先用瓢荡开水面的沫子、游虫,再把水舀进桶里。很短的时间里,先后看到有10多人来挑水,他们都说,把水烧开,喝水时要捂着鼻子。

确实无法找到水源的,都纷纷购买桶装纯净水。从一些乡镇集市上了解到,纯净水价格有所上涨,但仍属正常。而张家界城区居民用水来自澧水,暂未受到干旱影响。

特派 曾鹏辉 荣建华

投入抗旱劳力12.96万亾

本报讯 7月上旬以来,张家界市主要领导都深入到受灾区指导抗旱,“无论如何,一定要保证群众有水喝!”

目前,全市已经投入抗旱劳力12.96万人,共有1440名干部到农村参加抗旱。市里正紧张有序地调运纯净水、柴油等紧俏物资到重灾区。市气象局已经在桑植县、慈利县进行了5次人工增雨作业。据张家界市气象台预报,预计8月中下旬降雨量约为15毫米左右,并以持

续高温天气为主,旱情将会更加严重。张家界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已建议张家界市委、市政府启动II级(严重干旱级别)抗旱应急预案。(特派 曾鹏辉 荣建华)

唯美句子
合肥游戏网
夫妻笑话